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登頂煉氣師 > 1155章:天選之書
    “我家主人乃是北區倉皇,不要讓我家主人久等,速來!”男子用一種不耐煩的語氣催促道。

    北區倉皇,這個身份可真是非同小可,要知道,整個“落妖城”共分為四大勢力,而這北區的勢力范圍,正是歸倉皇管轄。

    據說在倉皇的身后,還有著一位神秘的妖皇坐鎮。

    也難怪這位前來傳話的仆人如此目中無人,放眼整個北區,他們家主人可以說是一手遮天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家主人是誰,在我家主人面前也管如此放肆,滾!”米婭開口,出言喝斥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那男子顯然沒有料到會是這種結果,自己都已經報出了自家主人,竟然還有人敢出言不遜,這是嫌命太長了么?

    “滾開,膽敢打擾我家主人的興致,小心我滅了你!”米婭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米婭才不管對方的主人是誰呢,在她的心里,楚風才是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,好得很,你們等著!”那男子一甩衣袖,轉身離去,估計是向他的主人告狀去了。

    對于這種小插曲,楚風本來是沒有往心里去的,可是沒有想到,對方竟然一而再地前來挑釁。

    “我奉主人命令,前來帶人,如有不從,別怪我不客氣。”來人正是先前在臺上大展神威的獅子王男子,他受面具男的命令,前來帶米婭和戰魁過去。

    “要么滾,要么死!”楚風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小賊,今天爺爺我就叫你知道,狂妄的下場。”仗著有人撐腰,獅子王男子也想借此機會表現一下,大步向著楚風走來,鋒利的爪子閃著兇光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獅子王男子才剛剛邁出一步,他那高傲的頭顱竟然不翼而飛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戰魁仍舊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,只是她的手上,正拎著一顆死不瞑目的頭顱。

    估計獅子王臨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撲通一聲,獅子王的軀體倒地,然而噴涌出來的血液,竟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,紛紛向上凝聚,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,一顆拳頭大小的血珠出現。

    這顆血珠輕飄飄地飛到戰魁面前,像是回到母親懷抱的孩子。

    戰魁伸出手,這顆血珠在她的掌心處開始壓縮、提煉,最后變成了葡萄大小。

    戰魁手掌一握,血珠瞬間消失不見,與此同時,在戰魁的手背之上,出現了一個血色的圖騰。

    “遠遠不夠!”做完這一切的戰魁,說出了冰冷的四個字。

    楚風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戰魁對血液的渴望,以及那濃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對方那么想見你,那就去吧!”楚風瞥了一眼面具男子所在的高臺。

    有了楚風這句話,戰魁立即展開了行動,拎著那顆巨大的頭顱,直接向著高臺之上沖去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一聲巨響,整個高臺四分五裂,戰魁同時被兩位妖人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格殺勿論!”被諸多手下保護的面具男,陰沉地說道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寒光向著戰魁斬來,那是一把長刀形態的妖兵。

    戰魁站在原地沒有躲閃,她僅只是抬起手臂,用她的小拇指指甲蓋輕輕一彈。

    碰的一聲,長刀應聲而碎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揮刀的男子一驚,下一刻,他的胸口破開了一個洞。

    戰魁低頭打量著手掌中還在跳動的心臟,她就像是來自地獄的使者,一呼一吸間,便可以奪去對方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殺了她!”面具男子大吼一聲,他已經感受到了戰魁的危險。

    要知道,剛剛被秒殺的,可是他身邊一等一的侍衛。

    得到命令,數道身影分不同方向沖來,各自施展絕技,準備將戰魁斬殺在此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誰都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這些沖過來的身影,竟然被無數根血液絲線釘在了半空中,不僅如此,這些血液絲線竟然在瘋狂地吸引著他們各自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“還不夠!”戰魁抬頭望向余下的敵人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哪里還敢再留下來,吩咐手下攔住對方,他則是趁亂逃走。

    如果說此人是“北區倉皇”,實在叫人難以相信。

    戰魁并不執著于某個人,她優先選擇沖過來的對手,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人物,可惜選錯了對手,他們就像是被收割的稻谷,一波接著一波地倒下。

    整個觀戰臺早已一片大亂,如果是小騷動,還會有人留下來看熱鬧,但是當得知被刺殺的對象是“北區倉皇”,便沒有人愿意留下來了。

    再說逃到街上的面具男子,還沒有輪到他高興,便被一位女子攔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不是想見我么,怎么這么快就要走了?”米婭好整以暇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是誰,竟然膽敢……”面具男子的話還沒有說完,便是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吸力吸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楚風沉聲問道,與此同時,面具男子臉上的面具驟然裂開,露出一張猥瑣的臉。

    “饒命饒命,我不是‘北區倉皇’,我只是一個替身……”猥瑣男子身體吊在半空,憑借他如何掙扎,都無法脫困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招惹我?”楚風再次詢問。

    難得的好心情,都被這個家伙給破壞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饒命,小的再也不敢了!”猥瑣男子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“閣下,可否將這個人交給我?”就在楚風考慮著要如何處置這人時,一個嫵媚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街道的角落,走出一人,正是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夜未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被通緝了,難道與此人有關?”楚風看著走來的夜未,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全是!”夜未已經走到了近前,“這一次的閣下是真身么?”

    “聽米婭說,你曾經來找過我。”楚風沒有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點點頭,夜未一臉認真地道:“有一件重要的事,想要與閣下探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楚風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里可不是說話的地方。”夜未笑了笑,然后又道,“我有幾個問題,想問問這個家伙。”

    見夜未又把話題引到了猥瑣男子身上,楚風意念一動,男子從半空中跌落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裝扮成‘北區倉皇’,可是要引我出來?”夜未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是聽命行事,一切與我無關,請放過我。”猥瑣男子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“我的那本‘天選之書’,你們放在了哪里?”夜未在問這話的時候,妖艷的雙瞳竟然散發出詭異的光芒。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