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修道紅塵間 > 第819章
    看著跨龍而去的兩個人,云孟子還有李賀滿臉羨慕。

    而尤一修卻是滿臉帶著憐憫之色,眼睛中帶著一絲不忍。他看著逐漸消失的金光,嘆息一聲道:“唉...兩位,請隨貧道來吧...”

    云孟子還是雙眼時不時的看向遠處的天空,看向金光消失的方向。他心中震撼莫名,張道然究竟到了什么修為境界?開辟這一方世界,竟然還養了神龍?

    云孟子雖然第一次見到神龍,但是他對于龍的傳說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高傲的龍族,寧可戰死,也不會被人奴役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他這種想法,卻被顛覆了。高傲的龍族,臣服在了張道然的腳下。張道然的弟子,也可以憑著張道然的弟子的身份,騎跨神龍遨游天際...

    與云孟子不同的是,李賀清晰的聽到了尤一修那一聲嘆息。云孟子或許修道有數十年,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物。但是那些都是香客,進入道觀禮神燒香,都是出于本能的尊重,不會本性畢露。

    李賀不同,他本身就是在紅塵之中摸爬滾打,與各種商人做生意。各種場合,各種酒桌上的形形色色的人,都打過交道。在識人方面,李賀可是比云孟子強多了。

    尤一修臉上帶著的憐憫...眼睛中蘊含的是不忍!

    李賀心中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觸,他進入這個世界,就被震驚了。與云孟子相比,李賀與尤一修打交道已經有幾年。他們之間本就不是很陌生。面對張道然,李賀會感覺到越來越疏遠,但是面對尤一修,與當初的感覺雖然有些變化,但還是能說幾句話。

    走了幾步,李賀心中好奇不已:“道長,剛才那個酒瘋子...呃,不,那個年輕的道長,跨龍而去,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尤一修腳步一停,臉色忽然古怪起來。

    云孟子一直沒有注意尤一修神情變化,現在聽到李賀的問題,感覺有些莫名其妙。不過,尤一修始終是三清觀二師兄,云孟子本能上,對與尤一修很難放在平等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李賀能夠與尤一修有說有笑,他在旁邊只能相陪。

    雙眼看著尤一修,云孟子等待著尤一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沒有什么不妥...”

    尤一修有些不愿意回答這個問題:“云孟子道友,李賀居士,前面就是上清觀,你們可以進去休息。等到貧道師尊悟道醒來,貧道會前來通知二位...”

    把兩個人送到上清觀道觀門前,尤一修轉身飄然離去。

    云孟子這個時候才問道:“這位居士,你剛才問尤真人那個問題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賀若有所思,聽到這個問題,笑道:“也沒有什么,你的同伴跨龍而去的時候,尤道長滿臉憐憫,眼睛中充滿了不忍...”

    留下了滿臉震驚的云孟子,李賀進入了道觀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大師兄...”

    在皇極天三清觀之北,有上清觀,太清觀,玉清觀三座道觀。這三座道觀,是張道然為三位弟子建造。張一方居住太清觀,尤一修居住玉清觀,程一言居住上清觀。

    在皇極天三清觀之西,則建造了其他道觀。陰陽觀、清齋道庵等等道觀。

    褚一夢帶著盧一辰跨龍離開,尤一修沒敢去打擾張道然,而是前來尋找張一方。在三清觀中,褚一夢可以說天不怕地不怕,恒空道長、風塵道長都被他捉弄過,就算是尤一修自己,也曾經被戲弄過。在整個湖心島之中,褚一夢最怕的人其實不是張道然,而是張一方還有夢熙。

    張一方身為大師兄,一向不茍言笑,很是嚴肅。而且張一方為人公正,整個湖心島無人不服。

    至于夢熙,她也有讓褚一夢害怕的地方。張一方讓褚一夢尊重不甘捉弄,夢熙卻是讓褚一夢吃過幾次苦頭,對于夢熙,褚一夢是發自內心的敬畏。

    張道然與夢熙正在悟道,尤一修不敢打擾,只能前來尋找張一方了。

    進入太清觀,尤一修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“二師兄?”

    帶著睡著的孩子整個院子里散布的陸貞,看到尤一修風風火火到來,很是驚訝。尤一修老成持重,張道然有很多事情,都是交給尤一修去做。尤一修向來泰山壓頂而不色變,今天這是什么事,讓他如此急躁?

    “一方,二師兄來了...”

    隨著陸貞的話語落下,張一方從神堂中走出。

    看到尤一修,張一方笑道:“是不是小師妹又惹了什么禍,需要為兄去滅火?”

    尤一修一鄂,的確如此,每一次小師妹惹了禍,他總是下意識的想到大師兄。

    此時不是解釋的時候,尤一修拉著張一方就向外走:“師嫂,我與大師兄外出有事,大師兄料事如神,果真是小師妹惹了禍...額,現在還沒有惹禍,但也快了...”

    與張一方一邊向外走,一邊把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,尤一修說道:“大師兄,盧一辰遠來是客,他未來能不能進入執法堂,還是成為你我二人的師弟,現在他腦袋不正常,跟著小師妹去了南極天,肯定會出事。小師妹古怪的性格,不把人捉弄神經失常決不罷休。況且...一全師弟好歹是神龍,看在師傅的面上,一全師弟可以放任小師妹胡來,甚至是幫助小師妹...但是盧一辰畢竟是外人,他一個外人騎跨神龍,一全師弟...”

    張一方臉色凝重:“希望一全師弟能夠原諒他吧...神龍尊嚴不可侵犯,就算是小師妹在身邊,盧一辰不會有事。以后要是沒有人在小師妹身邊,這個盧一辰必然會遭災...”

    龍一全是老龍進化而來,對于老龍的脾氣,已經不能以沒有進化成龍之前來判斷。進化成龍,血脈進階,神龍是天地間最為尊貴的神獸,本身就注重面皮,不會輕易讓人騎跨身上...

    想想當初,三師弟程一言摸了龍一云師妹的龍角,龍一云師妹尚且追殺程一言師弟...一全師弟雖然是雄性,但是他的尊嚴,王者風范,更是比龍一云師妹更注重。

    踏劍而行,穿過一個又一個區域空間。三清界雖說方圓千里,但是南北之長,足足接近兩千里,東西之長,兩千余里。這個方圓千里,并不是說面積,而是說長寬...

    兩個人都是陽神境界,速度自是不慢。

    三清界的開辟,本就是模擬地球環境。南極天自然是天寒地凍,冰雪覆蓋。這里生活著一些鯨魚還有海獅,企鵝還有北極熊...

    穿過時空之門,一陣寒氣傳來。入眼處茫茫一片白色,風刀割骨,風聲如哨。

    尤一修皺了皺眉,他們已經寒暑不侵,自然不會把這種寒冷放在心上。但是面對著茫茫白色,尤一修犯了難:“大師兄,南極天地域廣闊,咱們應該如何尋找小師妹?”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