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軍事 > 大王令我來巡山 > 第二百八十章 干爹
    “好郎君,你是想……你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顧不得君兒在一旁給她披上中衣,皇鴻兒幽眸圓睜,看著林寧激動道:“你是想研制龍血米和龍髓米?”

    林寧欣賞了眼皇鴻兒曼妙的身子,反問道:“你們魔教是怎么栽育龍血米和龍髓米的?”

    皇鴻兒聞言,面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,支吾道:“這個,我也不大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林寧“哦”了聲,伸了個懶腰道:“咦,我忽然忘了,雙(pa)修(pa)該怎么做來著……不行不行,我得好好去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皇鴻兒聞言氣個半死,狠狠兇了林寧一眼,然后忽然又變得怯怯起來,道:“那我若說了,你可不能生氣。”

    林寧撇嘴道:“就算是人血泡出來的,又不是你……”話沒說完,林寧就止住了,看著皇鴻兒極不自在的神情,頓了頓,輕聲問道:“果真是用,人血泡出來的?”

    皇鴻兒小心看了林寧一眼,點了點頭,道:“龍血米,是的。培植龍血米的法子只有三大圣地才有,圣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狗屁圣教,就這還是圣教么,嗯?”

    林寧臉上不見一絲表情,看著皇鴻兒問道。

    皇鴻兒見了心里一顫,忙解釋道:“小郎君,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寧不給她說話的機會,再問道:“那龍髓米呢?又要用多少人血來泡?”

    皇鴻兒小心翼翼的看著林寧,道:“龍髓米不同,普通人的血澆灌不出來,只有用宗師的血澆灌,不過,也可用宗師巔峰強者的真氣浸潤……只是這些法子都不成,做出的龍血米和龍髓米遠不如三大圣地的好用。我打小就不吃這樣的,都是從三大圣地弄來的。小郎君,你不會怪我吧?”

    林寧哼了聲,道:“我怎么會怪你?我怪的是魔教,還有你爹!要不是你爹死的早,我非捶死他不可!”

    皇鴻兒氣個半死,一賭氣扭頭坐在旁邊。

    林寧將她攬進懷里,笑道:“你還別生氣,你爹要是在,估計你也到不了山寨來。那樣咱們就不相識了,我錘死他有什么大不了?”

    皇鴻兒氣的在他肩頭咬了口,問道:“那你是不是連我也一并錘死?”

    林寧連連搖頭,沒等皇鴻兒轉嗔為喜,就哈哈笑道:“你又沒濫殺無辜,也沒吃那勞什子龍血米,我殺你作甚?頂多抓起來,當個洗腳的丫頭!”

    “就洗腳?”

    皇鴻兒咬牙切齒道。

    林寧聞其言知其意,生無可戀的仰頭躺倒在床,“悲憤”道了聲:“上來吧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皇鴻兒幽眸嫵媚妖嬈之極,卻回頭對正面紅耳赤想離開的君兒道:“上來幫我一把,我也動彈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夫,你起來啦!”

    林寧剛一出門,就見正蹲坐在抄手游廊下的一張小馬扎上,和涂寶寶在說話,看到他出門,登時歡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林寧干咳了聲,道:“近來有些辛苦,睡過了。小九兒,你怎么在這,天兒還冷呢。”

    又與涂寶寶微微頷首,卻見她帶著嬰兒肥的俏臉泛紅,目光隱隱閃躲。

    林寧心里明白過來,多半是之前折騰的聲音稍微有些大了,或許讓人聽了去。

    還好九娘仍在懵懂期,只關心了林寧身體幾句,讓他別累著了,然后就說明了來意:“姐夫,我想要些布。”

    林寧聞言一怔,好奇問道:“你要布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九娘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姐夫,我認識了幾個新朋友,她們都沒有衣裳穿,現在還好冷,可她們只有破了的衣裳,我想幫幫她們……”

    林寧聞言,微微皺起眉頭,道:“這怎么可能?上山的人,不管是流民還是榆林城的人,都會發下起碼的布匹和糧米做生活之用。每個人都有,怎么會穿破爛的衣服?”

    小九娘忙道:“真的真的,涂寶寶姐姐也知道呢!”

    林寧聞言看向涂寶寶,涂寶寶氣鼓鼓道:“還不是因為那群糊涂爹娘,有點吃的穿的都要留給兒子。連發給他們閨女的,也都留起來給兒子。還有人問咱們收不收丫頭,要賣女兒呢!當年,我是這樣被賣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寧早就知道她的遭遇了,故而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倒是小九娘,滿臉心疼的看著涂寶寶,道:“寶寶姐,原來你是被你爹娘……從今往后,我就是你娘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林寧一口噴出,仰頭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涂寶寶哭笑不得,彎腰捏了捏滿臉神圣的小九娘的臉蛋,道:“什么都和春姨學!春姨跟誰這樣說的?”

    小九娘被識破了后,頓時覺得不好意思起來,小聲道:“是和南南姐姐說的,那天夜里,南南姐姐睡著睡著忽然就哭了,說她想她娘親了,春姨就這樣說的,把南南姐姐哄睡著了。往后,南南姐姐也不哭了。寶寶姐姐,你以后也別哭了。”

    涂寶寶心里十分感動,慶幸自己落在了此處,又有些好氣,抱著小九娘的腦瓜狠狠親了口,道:“你還想當我娘?”

    林寧笑個半死,調侃道:“小九兒年紀太小了,說的玩笑話。不過我倒可以當你干爹……”

    涂寶寶什么人,雖然是清倌人,但青樓里的那些做派她又豈會不知。

    如今十二清倌人崇拜林寧歸崇拜林寧,可見他從來不端著身份拿著架子和人說話,除了說正事時,總愛說些玩笑話,因此并不懼怕他。

    這會兒似笑非笑的看著林寧,打趣道:“認干爹倒是沒問題,只是這聲好爹爹,該在哪里叫才最受用?林神醫只管說,奴家照做就是。”

    林寧聞言心里難掩雞動,不過自然不會承認他的話有歧義……

    正當他目光茫然,似完全不解面前女司機在說什么時,卻見皇鴻兒和君兒主仆二人從東廂耳房走出。

    皇鴻兒本就天香國色之姿,再加上日日滋潤,此刻風采自然在涂寶寶之上。

    女人之間眸光交錯,隱隱讓林寧感覺到了刀光劍影,毫無疑問,涂寶寶沒兩回合就敗下陣來。

    皇鴻兒對林寧笑道:“老爺,想讓人家喊爹爹,就告訴人家嘛。怪道你說要是我爹還活著,你就錘死他老人家,原來是想取而代之?”

    涂寶寶站不住了,尋了個借口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有些話,女孩子可以和男人說,尤其是私下里,可以隨便說。

    但當著別的女孩子的面,卻是萬萬說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林寧臉皮也有些發燙,不過一陣風吹過也就好了,他威嚴擺手訓斥道:“小九兒還在呢,胡說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小九娘已經徹底迷糊了,看著皇鴻兒問道:“鴻兒姐姐,你想認我姐夫當爹?”

    皇鴻兒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