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魔法 > 序列之主 > 卷一 序列者 第52章 真實意圖
    話說,白止墨詢問霍老頭對自己狀態的了解程度,但得到的答案,簡直讓他震驚。

    他從來都沒有想過,原來自己的神秘狀態竟然只是其中的一個類型,竟然還有一種與自己情況完全相反的神秘狀態存在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給白止墨細想的機會,霍老頭繼續接著說道,

    “雖然是兩種不同的狀態,但他們卻有一個共同的特性,那就是他們都很享受殺戮,或者這是他們的序列賦予他們的能力!”

    享受殺戮,這是能力嗎?白止墨頓時有點不懂了!

    “他們在殺戮中會從被屠戮者身上獲得一絲力量,所以他們殺得越多,身上的力量也就積蓄越多,而且力量的積蓄速度遠超過消耗速度,所以理論上來說,他們是可以一直殺下去的!”

    白止墨已經完全被霍老頭的話吸引。

    這樣的理論他還是第一聽到,因為他沒有嘗試過大規模的殺戮,所以也無從知道這情況是不是適用于自己。

    但這好歹也是一條重要的消息,而且極有可能就適用在他自己的身上,永不止境的殺戮?聽起來似乎有些熱血沸騰呢!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有沒有什么副作用?”

    白止墨還算比較清醒,如此強大的能力,自然會有所限制。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還有點見識!的確是有副作用,而且很大,因為他們一直吸收殺戮力量,所以當殺戮力量積蓄到一定程度之后,就會完全喪失理智,隨著力量越積越多,越積越多,最后就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~地一聲炸開!”

    霍老頭伸出枯瘦的拳頭,在白止墨的面前比了一個爆炸的動作。

    白止墨被霍老頭突然的動作嚇得一哆嗦,他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,真沒看出來,這老頭竟然還有如此童心的一面。

    看到霍老頭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,白止墨卻是不由得急聲問道,

    “您老還知道其他的嗎?”

    不管霍老頭說的是真是假,但總歸是關于自己序列的一種說法,總好過自己這種一無所知的情況,因此他還想了解更多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?”霍老頭的眉頭一挑,他的目光中驟然變得火熱,

    “其他的就要從你身上發覺了!”

    聽到霍老頭的話,白止墨卻是不由得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雙手不自覺地護在了自己胸前,就好像一個被逼在了角落里的小媳婦兒。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的事情,我大概知道一些,看你如此謹慎地隱藏自己的序列之秘,對于你的身份,我也大概能夠猜到一些!你的處境可是不妙呢!”

    霍老頭察覺到白止墨的戒備,不過他卻是沒有解釋什么,而是岔開了話題,忽然轉到了白止墨的身上。

    白止墨心頭一緊,人老成精,看來這老頭知道的事情還不少,不過他提這件事情干什么?要挾自己?藉此讓自己答應他的要求?

    不太像,以雙方的實力差距,還有身份差距,霍老頭根本沒必要這么麻煩!

    根本就不等白止墨細想,霍老頭卻是已經繼續說話了,而且再度轉換話題,

    “我想你對老夫的了解可能不多,所以在談事情之前,我先簡單地介紹一下自己!”

    白止墨在一邊撇了撇嘴,何止是不多,自己除了知道這老頭姓霍之外,其他的一無所知,哦,對了,自己還知道他個血廚!

    “老夫霍火陀,曾經的五階序列者,也是一位血廚宗師!”

    說這句話的時候,霍老頭還刻意地向上斜視四十五度,故作高深狀,如果不是他此刻的形象實在不搭,興許還真有幾分世外高人的味道!

    白止墨的嘴角微微抽了抽,霍霍坨?什么鬼名字?

    看到白止墨面無表情,甚至還有些嫌棄的樣子,霍老頭也是難得感到一陣尷尬,他輕咳兩聲,連忙解釋說道,

    “五階序列者的實力和地位,你小子應該心中有數,我來說一說血廚宗師吧,血廚宗師制作的血食,能夠提升六階王者的實力!所以,其尊貴程度你小子可以想象!”

    白止墨毫不懷疑霍老頭話里的真實性,也相信這老頭當年是個大人物,但又能如何,不也是落到現在這幅田地?茍且偷生!

    似乎知道白止墨在想什么,不過霍老頭卻是沒有任何要責怪的意思,他甚至發出了一聲自嘲的笑聲,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小子現在肯定實在想——既然你這老頭這么厲害,現在怎么混得這么慘?呵呵呵……,現在的我的確是有些慘啊!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霍老頭低下頭,看著自己那雙枯瘦老手怔怔出神,不過也只是在三息之后,他忽然抬起頭來,目光中卻燃起了一團火焰,

    “老夫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只是因為中了奸人毒計,我這一生是沒有可能親手報仇了,但你小子可以,我幫你成為血廚,你幫我報仇!”

    霍老頭的這句話倒是威風凜凜,霸氣側漏!

    但白止墨聽了卻是眼睛一瞪,好家伙,原來是在這等著自己呢,不過真知道了霍老頭的心思打算,他卻是有些哭笑不得!

    他之前就遇上了葉唯鯤,他幫自己成為序列者,讓自己替他報仇,現在又出來一位霍火陀,他要幫自己成為血廚,然后也讓自己幫他報仇!

    這劇情是何其的相似啊!

    就沖這相似的劇情,白止墨就不能答應他,因為自身血與淚的經歷告訴他,這是絕對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——

    雖然一開始他可能會得到一些好處,但隨后遭遇的困境,根本就不是那點好處能夠彌補的,看看自己現在的處境吧!

    因為答應了葉唯鯤要幫他報仇,所以他天然地站在了凌波城的對立面,現在遇到哪個人都是心驚膽戰的。

    當然,白止墨可以先和城主府‘虛與委蛇’,但他的序列之路卻完全否定這個可能。

    說起自己的序列之路,白止墨心中就是好一陣幽怨。

    他寧愿自己選擇的是最普遍的玄武序列者,而不是這在葉唯鯤口中足以‘傲視同階’的未知序列,哦,對了,現在應該是殺戮序列了。

    隨著白止墨對自己的序列之路了解越來越多,他心中也是越來越沒底,這條未知序列真的能走得通嗎?

    他完全沒有前人的經驗可以借鑒,僅僅就憑借他自己摸索,實在是太兇險了,稍有不慎,他就有可能誤入歧途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而且現在又聽了霍老頭的解說,他是越發感覺自己這條序列之路太過兇險,他竟然是霍老頭見到的唯一清醒的正常人,這想想就讓人脊背發涼。

    白止墨真怕自己什么時候,一不小心,就完全進入那種冷血狀態,然后再也出不得那種狀態,那個時候的他,恐怕已經脫離了人類的范疇吧!

    在葉唯鯤身上已經吃過一次虧,白止墨這次當然不會再上霍老頭的當,這老頭讓自己的幫他報仇,自己剛才可是聽得清清楚楚,他曾經是五階序列者,他的敵人能是庸手嗎?

    少說也在五階以上啊!

    他已經站在了白滄海這位六階王者,還有城主府一大票人的對立面,現在又要為自己樹立一個或者一幫強大的未知敵人,這還讓不讓人活了!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察覺到白止墨的遲疑,霍老頭卻是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他還以為這小子聽到自己能夠成為血廚的消息,便會慌不擇待地答應下來呢,沒想到他還一臉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霍老您看啊,我就是一個小小的一階序列者,我恐怕不是您那些敵人的對手,所以您的提議……”白止墨雖然沒有說完,但話中的拒絕之意已經十分明顯。

    白止墨這句話已經說得十分委婉了!

    因為他怕葉唯鯤的事情再度上演,畢竟當時他本沒有打算服用‘血劍’神血的,他和葉唯鯤的合作,也是無奈之舉。

    而且雖然后來達成合作,但葉唯鯤卻是并未信任他,還在他的體內留下了后手,在功法修煉上進行鉗制,而且還派了一條死魚監視他。

    白止墨不敢把話說得太滿,他也不知道霍老頭是什么意思,萬一霍老頭跟葉唯鯤一樣來個強逼,他也一點辦法都沒有,這委婉的話還能稍微補救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原來你是擔心這件事,也怪我沒有說清楚,我讓你替我報仇,不是讓你去干掉他們,而是想讓你在廚藝上勝過他們,將我當年的榮譽奪回來!”

    白止墨正等著霍老頭的反應,看看他會不會強迫自己答應他的條件,但他卻是萬萬沒有想到等來的竟然是這樣一句話。

    這句話完全打斷了白止墨的思路,讓他直接愣在了當場——

    讓自己和他們去比試廚藝?

    如果這樣的話,聽起來好像沒有什么危險啊!

    “你小子還不是血廚,所以你不清楚,每個血廚都不乏追隨者,根本就不虞考慮自己的安全問題,所以這你完全可以放心!”

    似乎是為了安慰白止墨,霍老頭又幽幽地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止墨默默地看了看霍老頭,嘴角不由得抽了抽,您說這句話的時候,是不是應該先看一下自己的狀況?如果您老人家說得是真的,您現在又怎會如此落魄?

    察覺到白止墨的目光,霍老頭似乎猜到了什么,他不由得苦笑著說道,

    “如你所見,老夫遭人暗算,被廢去了修為,血廚實力也十不存一,所以我的那群追隨者,呵呵……,離開的都離開了,沒離開的也都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霍老頭的語氣中滿滿的都是滄桑,眼神飄忽,似乎又沉浸在了往事的回憶之中。

    白止墨倒不懷疑霍老頭此話的真實性,不過他依然不能下定決心,霍老頭當年夠厲害吧,但依然落到這步田地,而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一階序列者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是老夫自夸,只要你小子能達到老夫當年八成的血廚實力,就算是六階王者在你面前,也得躬身行禮,想象一下,六階王者都要俯倒在你面前,那將是何等的榮光與瀟灑霸氣!”

    霍老頭不知道什么時候從回憶中掙脫出來,而且還在沉思的白止墨的耳邊循循善誘道。

    充滿了誘惑意味的話,就好似魔鬼的囈語!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