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游戲競技 > 獵魔烹飪手冊 > 第四十章 騎馬(求訂閱~求月票~)
    清晨,徹夜未眠,通宵閱讀的杰森在杰拉德的敲門聲中放下了書本。

    “早,杰森。”

    “丹妮斯呢?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開啟那個小門嗎?”

    一進房間,杰拉德就左顧右盼起來,在沒有看到丹妮斯的身影后,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看向自己表弟的臉上帶著濃濃的懷疑。

    他認為杰森應該是剛從丹妮斯的房間回來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教養注定了他不可能打開臥室門去查看。

    至于書房打開的書?

    掩飾!

    他以前就經常這么干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沒有看到預料中的一幕,絲毫沒有減弱杰拉德的熱情,攔住杰森的肩膀,就向著樓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哪?”

    “吃早飯嗎?”

    杰森問道。

    他已經聞到了牛奶、培根、蔬菜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!”

    杰拉德攬著杰森的肩膀就出了主建筑。

    一路上的侍者們看到兩人紛紛退讓到兩邊,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那些早起親戚們的眼中再次閃爍起了羨慕、嫉妒。

    但沒有誰敢于在杰拉德面前表現出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,繞過數個花圃,杰拉德帶著杰森來到了一處寬闊的地。

    看著遠處成排的馬廄和已經開始跑馬的騎士們,杰森瞬間明白了杰拉德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學騎馬!

    事實上,杰森并不反對這項學習。

    洛德、漢斯海港的時代,注定了學習騎馬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立刻,杰森就調整心態。

    看著從詫異到躍躍欲試的表弟,杰拉德一笑。

    男人怎么會不喜歡騎馬?

    有馬,是一個男孩蛻變為男人最重要的部分之一。

    無馬,則代表著這個男人成長到了相當的程度,然后進行的人生選擇。

    而杰森將從基礎學起。

    “去把S1-003的馬牽來。”

    杰拉德吩咐著馬場的負責人后,扭過頭繼續對著杰森說道:“騎馬最重要的就是腰腹力量!”

    “然后,你要從左前方接近你的馬,你要保證它能夠看到你,動作要溫柔,不要嚇到它。”

    “馬鐙的話,你的前半個腳掌放進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韁繩是你需要牢牢抓緊的。”

    杰拉德細細的為杰森講解著。

    杰森認真的聽著。

    深知學習重要性的杰森,沒有任何的敷衍。

    可是當馬場負責人牽著一匹肌肉結實的白色馬兒靠近杰森的時候,還沒有吃早飯的杰森,下意識的想道:“馬肉好吃嗎?”

    唏律律!

    宛如是碰到了最大的天敵,溫順的白馬瞬間站住,說什么也不再靠近杰森。

    馬場負責人用力牽拽著韁繩,但是根本沒用,反而是令馬兒連連后退。

    杰拉德詫異的看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然后,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的表弟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馬兒,根本無法成為你的坐騎。”

    “去將‘戰馬’牽來。”

    杰拉德對著馬場負責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應聲回答后,馬場負責人迅速牽回了白馬。

    然后,向著另外一側獨立的馬廄而去。

    “杰森你學習過秘術嗎?”

    在這個空蕩,杰拉德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明顯,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看到了剛剛的一幕誤會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學習過。”

    杰森坦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實不需要隱瞞。

    因為,杰森很清楚在之后的日子,他會展現神秘側的力量。

    當主線任務在今天日出時分,從【在26日前,到達‘漢斯’海港,并參加婚禮】變為了【參加推遲一周的婚禮】時,杰森就知道在接下來的一周,他會面對什么。

    昨晚的那一幕已經相當明顯。

    看似平靜的漢斯海港,實則暗流洶涌。

    有太多的的勢力盯著這里了。

    而做為杰拉德的表弟?

    他自然也被盯上了。

    想要置身事外?

    除非放棄主線任務。

    但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杰森絕對不會去面對那未知的懲罰。

    因此,他會盡可能的配合杰拉德。

    只有這樣,才會有更多的勝算。

    杰拉德聽到意料中的回答后,卻是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“學習過嗎?”

    “這樣一來有些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杰拉德一皺眉。

    按照杰拉德的想法,自己的表弟當然要和自己一樣,從最基礎的獅鷲劍術、獅鷲射擊術、獅鷲格斗術學起,然后再學習獅鷲鍛體術,期間配合學習查爾斯燃燒術、布萊爾驅逐術等等,最終則是學習儀式召喚獅鷲。

    可是,當杰森已經學習過其它秘術后,這樣的想法無疑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至少,獅鷲鍛體術的學習是需要慎重的。

    而如果獅鷲鍛體術無法學習的話,自然是無法學習儀式召喚獅鷲的。

    但是,杰拉德立刻舒展眉頭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杰森從他的表情中推斷出什么不好的信息來。

    他的表弟已經受了太多的苦。

    不應該再承受這些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秘術沖突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杰拉德皺眉后馬上要舒展,以至于眼角都要抽搐的模樣,杰森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看來對于神秘側,你比我知道的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放心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杰拉德看著表弟那毫不在乎的微笑,莫名的感覺到心疼。

    是經受了怎樣的磨難,才會有了這種豁達?

    所以,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在下一刻就做出了決定:

    “就算是‘獅鷲’沖突,但是‘貓洞’‘熊塔’‘狼堡’‘蛇窟’‘鷹崖’‘虎山’這些里總有一個是不沖突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這些都不行?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單一強大的不沖突的秘術!”

    “為杰森配湊一套出來!”

    想到這,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也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至于該怎么做?

    被稱為聯邦‘明珠’的漢斯海港有一個所有聯邦領主、新貴族等都無法忽視、極其羨慕的特點:有錢!

    掌控著海運的港口。

    源源不斷的香料、糖,就如同是黃金一般,源源不斷的輸入漢斯海港。

    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就不是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用錢無法解決的?

    杰拉德看向馬場負責人牽來的黑色戰馬,笑著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高大的戰馬桀驁的瞪視著杰拉德。

    即使是被韁繩拉著,還想要咬杰拉德。

    杰拉德示意馬場負責人松開韁繩,然后,沖著杰森說道:

    “戰馬和一般的馬兒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有著,特殊的馴服技巧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——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杰拉德一拳將黑色戰馬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頹廢龍說

    PS 感謝盟主莊二十一~加更~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