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魔法 > 帶著農場混異界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奇怪
    天色已經黑了下來,一輛馬車停到了驛站的門前,趙海和香兒從驛站里走了出來,直接就上了馬車,這輛馬車是城主府的馬車,是專門來接趙海和香兒的,兩人上了車之后,馬車馬上就被車夫趕了起來,直向城主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就到了城府主,車夫請兩人下了車,自有仆人引著趙海往城主府里走去,不一會兒兩人就到了一個書房的門前,岳濤正站在書房的門前迎接兩人,高義峰和孫鵬就站在岳濤的身邊。

    趙海打量著這個岳濤,這個岳濤看起來有三十多歲,身材微微有些發胖,但是整個人卻透著一絲精明的感覺,現在他正一臉笑容的站在那里,給人一種十分親切的感覺,總的來說,這個人給趙海的感覺是十分不錯的。

    岳濤也在打量著趙海,趙海看起來十分的普通,身上沒有一絲的氣勢,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普通,十分的普通,如果說他有什么氣質的話,那就是一股文人的氣質,這到是十分少見的,現在趙海正一臉笑容的看著他,到也讓他升起了一種親切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岳濤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,所以他馬上就回過神來,他沖著趙海哈哈大笑道:“趙海先生,你到我們黑水城這里已經有幾天的時間了,這幾天在下一直都是公務繁忙,沒能與你相見,還請先生見諒。”

    趙海一聽岳濤這么說,不由得微微一笑道:“那里那里,城主大人太客氣了,城主大人每天要忙的事情有那么多,又豈是我這等閑人所能相比的,正好這些天我也好好的休息一下,也不怕城主大人笑話,前一段時間,可是把我給累得夠嗆。”

    岳濤聽趙海這么說,不由得哈哈大笑,他知道趙海說的就是他在青石領那里的事情,他并不在意,他笑著道:“先生不怪就好,先生請,我們到里面說話。”趙海也笑著道:“城主大人請。”說完兩人當先往屋里走去,高義峰,孫鵬和香兒三人在后面跟著。

    很快他們就進了房間,分賓主落坐之后,馬上就有仆人給趙海和岳濤送上了茶水,孫鵬就站在岳濤的身后,而高義峰就站在靠門的位置,香兒也站在趙海的身后,孫鵬端起茶碗來,請趙海喝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這才開口道:“先生的通關文牒,領主大人已經同意了,在下也已經批好了,先生明天開始,就可以在我黑石領自由活動了,耽誤了先生這么多天,這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趙海笑著道:“那里那里,以在下現在的名聲,黑石領能允許在下進入,在下就已經是感激不盡了,那里還敢怪罪,城主大人實在是太客氣象。”趙海并不介意說青石領的事情,那件事情他本來就沒有做錯,所以他才會如此說。

    岳濤還真的是沒有想到,趙海竟然直接就提起了那件事情,他不由得愣了一下,不過他隨后卻是哈哈大笑道:“先生說笑了,青石領那里的事情,錯不在先生,我們如何會不讓先生進入到黑石領,先生過慮了。”

    趙海微微一笑,沖著岳濤一抱拳道:“多謝城主說句公道話,青石領的事情,還真的是不怪在下,罷了,不提也罷,今天在下還要多謝城主大人設宴款待在下,在下感激不盡。”趙海也并沒有深說,不管怎么說,他現在是在黑石領,總是說起青石領的事情,也確實是有些說不過去,所以趙海也就止住不說了。

    岳濤看著趙海的樣子,接著微微一笑道:“先生到真的是一個爽快人,到是岳某著也相了,先生也不必太過于客氣,先生是代表青木領來游歷道武界,到我黑石領這里,也是我黑石領的榮幸,我當然要好好的盡盡地主之誼了。”

    趙海微微一笑,接著開口道:“大人太客氣了,在下游歷道武界,也不過就是想要找到更多對付鬼怪的方法罷了,當不得城主大人如此客氣,在下在黑石領期間,一定會尊守黑石領這里的律法,請大人放心,當然,如果黑石領這里有什么鬼怪的事情,也可以讓在下來解決,在下其實是很喜歡解決這些事情的,因為只有與鬼怪多交手,才能更好的了解鬼怪,找到一勞永逸的對付鬼怪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岳濤一聽趙海這么說,不由得一愣,隨后他不由得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,先生真是快人快語,好,在下也就不在多說什么了,時間也不早了,客人也全都到齊了,先生請。”說完站了起來,趙海也跟著站了起來,幾人一起往外走去,直接就到了城主府的大廳那里,宴會就是在那里舉行的,而其它的客人也全都到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的宴會其實也沒有什么意思,無非就是向外界表明一個態度,趙海在黑石領這里是受歡迎的,畢竟岳濤的身份在黑石領這里可不是什么秘密,他公開的宴請趙海,這本身就已經傳達出了一種十分積極的信號了,相信黑石領這里的人不會不明白這代表著什么。

    在宴會之后,趙海和香兒就回到了驛站那里,第二天趙海和香兒就直接離開了黑水城,畢竟他們也在黑水城這里耽誤了那么多天了,是時候離開了。對于趙海的離開,岳濤也并沒有感到意外,趙海昨天晚上就跟他告別了,他也早就知道這件事情,不過他并沒有來送趙海,畢竟他的身份要比趙海高得多,實在是沒有必要去送趙海。

    不過在趙海離開之后,高義峰還是來到了岳濤的書房里,沖著岳濤行了一禮道:“少爺,趙海已經離開了。”高義峰可不只是來告訴岳濤這個消息的,他其實還有別的事情要問,但是他卻是沒有說出口。

    岳濤點了點頭,接著沉聲道:“好的高叔,我知道了。”說完他一見高義峰沒有離開,不由得抬頭看了高義峰一眼,一看到高義峰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他不由得一愣,隨后他就明白了高義峰的意思,他不由得微微一笑道:“怎么?高叔是不是感到奇怪,為什么我沒有跟趙海提起那件事情?他好像是對于對付鬼怪的事情好像是十分的感興趣,當時我就應該提到那件事情的,但是我卻沒有說,所以你感覺很奇怪?對不對?”

    高義峰點了點頭,接著沉聲道:“是啊少爺,老奴確實是感到十分的奇怪,為什么你沒有跟趙海說起那件事情呢?趙海明天已經說了,他就是想要多處理一些與鬼怪有關的事情,而那件事情,確實是有鬼怪有關,而且還關系到我整個岳家,少爺為什么不跟他說呢?”

    岳濤輕嘆了口氣道:“正是因為這件事情關系到我整個岳家,所以我才沒有跟趙海說,趙海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我們現在還不了解,現在就跟他說這件事情,對于我們可是沒有任何好處的,而且這件事情必須由大哥來決定才行,他現在才是岳家的家主,如果我跟趙海說了這件事情,那就等于是替岳家做了決定,這也是十分不合適的。”

    高義峰一聽岳濤這么說,他先是一愣,隨后他不由得點了點頭,接著沖著岳濤行了一禮道:“是,少爺,我明白了,那我下去了。”岳濤點了點頭,隨后高義峰就轉身退了下去,而岳濤卻是轉頭看了一眼城外的方向,喃喃道:“希望這件事情能早點兒解決吧。”說完又嘆了口氣,隨后就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面前的文件上。

    趙海當然是不知道這些的,離開了黑水城那里之后,就在黑石領這里四處的游蕩的,不過讓趙海感到奇怪的是,他到了黑石領各城的時候,各城的人,對他都十分的客氣,各城的城主甚至都會親自的設宴來款待他,他們這樣的熱情,到是讓趙海有些不明所以,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沒有多問,只是從側面了解了一下情況,最后終于讓他明白了,原來問題出在岳濤的身上,岳濤竟然是岳家家主的親弟弟,岳濤都親自出面招待趙海了,其它人要是不招待趙海,那就顯得有些說不過去了,所以黑石領這里的各城城主才會如此的熱情。

    趙海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后,也是有些哭笑不得,他實在是沒有想到,這些人如此招待他,竟然是因為這個,這真的是讓他感到十分的意外,不過他也并沒有說什么,那些城主愿意招待他就招待好了,如果那些城里有什么鬼怪的事件沒有解決,他也會幫忙,所以慢慢的趙海的名聲到是真的在黑石領這里傳開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黑石領這里,流傳的全都是一些關于趙海如何強悍,如何好殺的名聲,但是經過這一段時間,在黑石領這里,趙海的名聲還真的是慢慢的好了起來,而且黑石領的人也都知道,趙海對付鬼怪確實是有一手,很多很是讓人頭痛的鬼怪,全都被趙海給收拾了。

    趙海在黑石領這里還發現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黑石領這里,關于鬼怪的事情好像有很多,要比其它的地方多,不管是青木領還是青石領,他們那里雖然也有鬼怪的事情發生,但是絕對沒有黑石領這里這么多,這讓趙海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而且趙海還發現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在黑石領這里,道觀要比青木領和青石領多,道士也多,而且這些道士的實力還十分的不錯,這也正是趙海奇怪的地方,道觀多,道士多,應該鬼怪少才對,但是黑石領這里的鬼怪卻真的很多,這正是最奇怪的地方。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