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死人財 > 第378章 園子
    鬼火道士,也叫鬼道士,按照金三億的說法,這鬼火道士是從西邊大山走出來的,成名戰,也是一路從西殺到東南,當然,這是撈陰門行內的拼斗,鬼火道士的本事很詭異,渾身會冒起三團火,一團白如幽靈,一團墨綠似腐爛的水草,一團暗紅如流淌的血水。

    三團火可離體,可在空中飄搖沉浮,一旦沾身,必會引發焚火燒體。

    畢竟是“鬼火”,三團火內游離著無數密密麻麻的符紋,洶涌時,隔著幾十米都會感覺到逼人的灼燒火浪,幾乎不屬于超一流高手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十幾年前。

    鬼火道士來到這片山川棧道,來到鬼音客棧,便一直沒有離開。

    而深夜時,客棧內會發出的駭然音符,就是鬼火道士從西邊大山帶出來的那口鼎導致,那口鼎極為不凡,鼎身有兩頭怪物浮雕盤踞,五足方鼎,可能屬于是幾千年前的悠遠器物,聽說只要往鼎內傾倒一些血水,就會有數不清的亡靈凄叫聲音發出,交織在一起,堪比地獄葬曲。

    金三億要殺鬼火道士,而我不是,我要對付的是凌家的凌重,以及半臉人秦歌。

    離開這片棧道。

    我直接下山,去林家老宅找阿顏,順道,也想和陳長生商議一些事情,比如那塊仿佛有千斤稱重的無咒鐵,現在是白天,鬼音客棧一片死寂蕭條,金三億正在那搜索無咒鐵的蹤跡,不出意外的話,臨近下午,金三億就能將無咒鐵帶出來了。

    林家老宅,人去樓空的景象,門口榕樹隨風飄曳,地面堆起了一層厚厚落葉無人打掃,我一靠近,林家老宅的門就開了,阿顏從里邊走出。

    阿顏的表情很不對勁,表情憔悴,好像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“阿顏,昨天晚上,有死物作祟了?”我走過去問道,其實大門上,就有些利爪凹痕,一道道似厲鬼啃咬過的痕跡,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“林大伯……他……他快不行了!”阿顏哭得很傷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是去醫院治好了嗎?”我輕輕將阿顏抱在懷里。

    “蠆盆之型,毒性深入骨髓,回天乏術。”阿顏說道。

    從蠆盆之型那種鬼地方走一遭,對于普通人來說,相當于是從地獄里走出來,骨髓里都滲著毒,而且呼吸系統內,估計滋生了許多恐怖蟲卵,確實很難活命。

    “阿顏,昨晚有什么東西過來了?”我望著老宅門上的爪印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陳大哥倒是和它們有過搏斗。”阿顏回道。

    陳長生走出來了,一別九年,再見面,分外感慨,卻也沒有時間好好敘舊,一番交談后得知,昨夜侵入林家老宅的東西,并沒有離開,就隱藏在某個角落,一旦天黑了,必然會再次冒出來作惡。

    白天時間,一定要將它們找出來,否則后患無窮。

    可陳長生說他也沒法看清那究竟是什么,只說那些東西出現時,會伴隨一陣很奇怪的氣味,像是花香,有毒花物的氣味,沁人的同時,又會讓人腦袋發沉。

    “老崔,林善長應該看清楚了!”走進老宅,陳長生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?不是將死之人嗎?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“回光返照,有時候,能看清別人看不到的東西。”陳長生很肯定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你沒去找他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“去不了!他除了林家人,誰也不信,還說擔心我是亂他家族的賊人。”陳長生苦笑道,“林善長的時間沒多少了,過不了今晚!”

    我聽老一輩人說,人在臨死之前會看見鬼魂,據說有位老太太在臨死之前就說在房門處看見了很多人。至于真假,我不是她,我不知道,但是以前我姑母有時會說自己看到了影子,所以鬼魂的存在的可能性很大,人死前看見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救過他,事關重大,他不會隱瞞的!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隨即。

    阿顏帶路,我們去林善長所在的屋子,很陰暗的房間,沒有開燈,神臺上就點著一盞煤油燈,聽說林善長懼光,所以命令兩個兒子不得開燈,只點油燈。

    林善長中了蟲卵之毒,那些本就生活在暗無天日地底下的蟲物,自然懼怕陽光,從而影響了林善長的思維,這個倒是很正常的顯現。

    屋子里,林子強守在窗旁,見我們到來便起身了。

    林子強肯定聽說了我的事,此刻,不再滿臉怨氣怒氣,而是客氣寒暄了兩句,床上,林善長正在睡覺,昏暗油燈陰沉下,林善長的臉色很差,比死人臉還要難看,干枯發黑的老臉幾乎沒有一點肉了,青筋暴漲,面無血色,整個人看著也是有氣進,沒氣出。

    站在床旁,能聽到林善長體內有怪異聲音發出。

    像是有無數蛆蟲在他體內爬動的景象。

    短短幾日,林善長就變成這個樣子,實在讓人不敢相信,我讓阿顏他們三人暫時出去,我獨自問話,等人離開,我喚醒林善長。

    睜開渾濁老眼的林善長,看到是我,眼睛多了幾分光彩。

    “林大伯,你還好吧!”我心情沉重說道。

    “崔浩,后生,阿顏交給你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,來問昨晚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!”

    “林家會搬離這里,會永遠離開這棟老宅,不再居住,什么事都不用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,趕緊離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善長掙扎著要坐起身,我連忙幫著攙扶,又說了凌重生禍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惜,林善長還是不肯說,只是一個勁要林家人離開。

    沒有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離開屋子,為了禮數,我和阿顏去見了他的父親,曾經學過撈陰門本事的老爺子,精神還算不錯,就是不善談吐,氣氛很尷尬。

    “今晚,靈柩喪葬,家里又有邪祟興風,恐怕要變天了!”臨走前,老頭子感慨念叨了幾句,我回了他一句,有我在,變不了天。

    趁著天黑。

    我和陳長生分頭行動,再次對林家老宅進行一輪地毯式的搜索。

    陳長生主要負責哪些陰暗區域,比如地窖,柴房,暗箱子。

    我則在陽光照射到的地方走動。

    因為我和金三億分別前,金三億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提醒過,說有時哪些死物并不會一昧藏在幽森死地,說陰陽二字,陰逆陽行,不足奇怪。

    “花園?”

    走著走著,鼻子聞到一股花香,是來到老宅最后邊的院子里了。

    一進來。

    我就感覺很不舒服,汗毛豎起,寒氣席身,明明是夕陽西曬的燥熱時辰,卻會讓人莫名陰寒,感覺告訴我,這個近乎荒廢的園子透著鬼怪。

    “阿顏,怎么沒人收拾這里?”我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幾年前,園子出現一種有毒的蜘蛛,幾位伯母嬸嬸都遭殃了,被蜘蛛滴液后,全身皮膚會大面積潰散,很難痊愈,灑了好幾遍蟲咬,結果還是無濟于事,所以園子就漸漸荒廢了。”阿顏回道。

    園子不是很大,一個籃球場面積的大小,幾處墻壁下,還有沒拆除的木架子,東倒西歪,爬有些綠色藤蔓,此外,地面上還堆積著不少栽種花物的花盆、瓦缸、塑瓶。

    走了一圈,其實沒發現異樣處,就是園子里的溫度,比外邊低了幾度。

    “夜里作祟的死物,究竟會藏在哪呢?”我還在到處走動,希望找出些蛛絲馬跡,徹底解決隱藏在宅子里的鬼東西。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